篮球经理2018中文版|篮球主题壁纸|
歡迎來到期刊VIP網
期刊VIP網10年服務積淀,累計發表20萬份稿件,想要發表論文就來期刊VIP網
快捷導航
教育學
教育技術
學前教育
高等教育
成人教育
職業教育
藝術教育
體育教育

“放管服”改革背景下職業院校“雙高”建設路徑

發布時間:2019-12-25 09:38所屬分類:教育技術瀏覽:1加入收藏

摘 要: 教育放管服改革展現了政府簡政放權的決心,是政府進一步轉變職能的體現,也是全面深化教育體制改革的重要舉措。職業教育在推進放管服改革

  摘 要: 教育“放管服”改革展現了政府簡政放權的決心,是政府進一步轉變職能的體現,也是全面深化教育體制改革的重要舉措。職業教育在推進“放管服”改革進程中,要厘清“放管服”改革與職業教育的關系,這是推進職業院校“雙高”建設的關鍵。“放管服”改革背景下職業院校的“雙高”建設中,需要明確職業院校“放管服”改革的方向,以需求和服務為導向,通過完善職業院校內部治理,構建專業動態設置機制,改善用人體制,改革職稱評審方式,健全薪酬分配制度,營造良好的科研環境,開放辦學,服務國家“一帶一路”倡議,以此來推動職業院校的“雙高”建設。

  關鍵詞: “放管服”改革; 簡政放權; 優質職業院校

湖北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湖北職業技術學院學報》本刊以繁榮學術研究,推動學校教育、教學改革為已任,是學校與兄弟院校、工礦企業、科研單位交流的窗口。

  二十世紀90年代以來,我國高等職業教育取得了不俗成就。2019年2月19日,教育部新聞發布會上公布,2018年全國有職業院校1.17萬所,開設近千個專業,年招生928.24萬人,在校生2685.54萬人,中職、高職教育分別占據中國高中階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學生規模為世界最大。但長期以來我國職業院校也存在一些問題,上級部門對職業教育辦學質量評價體系、用人政策、人才職稱的評定、職務聘任、工資待遇和科學研究等方面還存在諸多亟待解決的政策問題。這些問題需要上級主管部門進行協調,通過簡政放權來打破長期以來的行政管理的枷鎖,減少政策層面的行政審批事項。由此,通過進行“放管服”改革,來推進“雙高”建設,從而為構建現代化職業教育管理體系,推動職業教育治理能力現代化,提高政府對職業教育供給服務的質量,為人民提供滿意的職業教育。

  一、教育領域“放管服”改革背景

  2017年4月6日,《關于深化高等教育領域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的若干意見》正式出臺,中央進一步向地方和各大高校放權,減輕高校壓力,減少繁冗復雜的程序,給地方高校更多的辦學權力。[1]“放管服”改革是政府簡政放權的重要舉措,教育“放管服”對于迫切需要擴大高校自主辦學權力的高等教育來說顯得尤為重要。“放管服”改革伴隨著政府改革的深入,經歷了一個又一個的改革深化到水到渠成,提出理論并實踐的過程。2014年政府為了鞏固2013年的改革成效,于2014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深化行政體制改革,政府的任務就是要進一步簡政放權。[2]2015年將進一步簡政放權擴展為“加大簡政放權、放管結合改革力度”。[3]2016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對簡政放權做出了明確指示:放管服,即“推動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向縱深發展”。[4]

  從2014年的“簡政放權”到2015年的“放管結合”,再到2016年的“放管服”,三管齊下,這是政府管理水平提升和管理理論運用純熟的體現。而如何實現高等教育領域“放管服”三管齊下,互相借力助益,形成科學的現代化管理體系是我國教育界廣泛關注的話題。特別是在當前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以及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以下簡稱“雙高計劃”)背景下,如何深入推進職業院校“放管服”改革,來推動“雙高”建設,這引發了廣大教育管理工作者的關注和思考。

  二、“放管服”改革與職業教育

  “放”就是簡政放權,將政府的行政權力下放給地方政府和職業院校,重新定位政府的角色。其中如何有效實現政府在管理上的不越位、不錯位和不缺位,對職業院校進行有效調控和指導是重要的方面。“放”,最終是放權給職業院校,激發辦學活力,推動職業院校內部治理建設。政府勇于放權后,職業院校要敢于接權,通過放權保證教育公平,給職業院校更多的自主辦學權。[5]

  “管”就是放管結合,在放權的同時利用技術手段,加強監管,實現創新管理和政府職能的轉變。通過政府這只手,創新職業院校管理模式,改革管理方法、運行機制和法制保障等方面,提高職業院校管理水平和治理能力。加快建立權力清單制度,明確政府管理職業院校的權限和管理模式,以行政手段加強對職業院校辦學的監管。[6]

  “服”就是優化服務,通過放權,加強監管,提高服務水平。以現代化教育管理理念為基礎,建立健全現代化教育管理體制,提高職業院校的教育管理水平,實現治理能力現代化,從而不斷增強教育服務質量和水平,來推進優質職業院校建設。[7]

  當前,我國職業院校在辦學質量評價體系、用人政策、人才職稱的評定、職務聘任、工資待遇和科學研究等方面還存在諸多問題,需要的政策是政府的“放管服”改革,職業教育與“放管服”三者結合,是為了推動“雙高”建設,這體現的是改革的進程,是政府進一步轉變職能的體現,是政府改革能力進一步提升,也是我國行政體制改革成熟的標志。職業教育“放管服”改革三者之間,“放”是前提,沒有簡政放權就談不上“管”,“管”是需要放管結合,“服”是出發點和落腳點。最終的目標是要建設優質職業院校,提高我國職業教育服務質量,培養更多國家產業轉型升級發展過程中需要的技能型和應用型人才,從而譜寫我國職業教育發展的新篇章。

  三、“雙高”建設為何要“放管服”改革

  目前,我國高等職業教育已步入了內涵式發展的階段,也是教育體制改革的關鍵時期。職業院校在“教育現代化2035”和“雙高計劃”背景下,要加快推進“放管服”改革,打破傳統職業教育管理體制帶來的束縛,政府通過簡政放權,給地方政府和職業院校更多的自主辦學權力,簡化審批程序,為職業院校減負,調動教師教學和科研的積極性,為社會培養出更多符合產業發展需求的應用型和技能型專業人才,為“雙高”建設打下堅實的基礎。

  “放管服”改革是“雙高”建設的重要驅動力量。黨中央對進一步簡政放權,簡化行政審批流程,政府在“小事”上放手,提出了多種不同的改革舉措,這是“雙高”建設的重要驅動力量。2014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與北京大學師生交流中提出,教育改革要以高等院校改革為前哨站,抓緊建立充滿朝氣、高效開放、適合高校發展的管理體制。[8]2016年4月,李克強總理在北京大學對高等教育改革創新做出了指示,有關部門要抓緊制定相關政策意見。[9]2016年5月李克強總理召開的推行“放管服”改革電視電話會議,提出了具體改革要求。這些政策的提出,對“放管服”改革的全面推行、內涵式教育發展和職業院校的建設提出了方向,這也是“雙高”建設中的重要驅動力量。

  “放管服”改革是“雙高”建設內部轉型的基礎。雖然職業院校改革取得了顯著的成績,但是由于我國高等職業院校正處在社會轉型和教育轉型發展的時期,職業院校內部還存在辦學質量評價體系、用人政策、人才職稱的評定、職務聘任、工資待遇和科學研究等諸多問題,需要及時轉型,這種內部轉型決定了職業院校自身將來的發展。而在國家提出的注重教育質量、培養應用型人才、打造職業教育強國的目標下,“放管服”改革的推進,為職業院校解決內部問題,為其內部轉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這對“雙高”建設起到重要的促進作用。

  “放管服”改革是“雙高”建設體制改革的關鍵。職業院校的教育管理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取決于院校自身,如果職業院校缺乏一定的辦學主導權,將會在教學工作的開展中缺乏主動性,工作僵化,難以取得實效和創新性發展。職業院校改革需要解決學科專業、績效考核、經費管理、崗位編制等體制機制問題,這就需要通過“放管服”改革來推動這些問題的解決,政府進一步放權給職業院校,通過體制機制的改革,激發職業院校的辦學活力,進而推動“雙高”建設。

  四、“放管服”改革背景下“雙高”建設路徑

  (一)完善職業院校管理體制,切實搞好內部治理建設

  “放管服”改革背景下,職業院校要抓住機遇,不斷完善職業院校的內部治理,切實搞好內部建設,爭做內涵發展學校。內部治理建設是職業院校改革與創新的永恒主題,追求發展的關鍵目標,內部治理建設是一個持續的、無止境的過程。職業院校要堅持黨對學校的絕對領導,建立工作責任機制,校領導班子成員要加強對各項工作的監督和指導。建立健全學校的規章制度,學院章程,堅持正確的辦學方向,制定正確的辦學方針,在政府規定的權限內行使辦學自主權,嚴格遵守政策紅線,按照流程組織自主招生、學籍管理、績效管理等工作。

  鼓勵全體師生參與學校管理,發揮群智的力量,建言獻策,提高管理效率。調動群眾和輿論監督的力量,充分利用高科技手段,加強監督,保證高職院校管理權力在陽光下運行。建立規范化的教職工管理制度,以及學生的管理守則,加快制定內部管理條例,不同的階層適用不同的管理制度,加強對職業院校的制度管理,體現治理有序、規范運行的學校形象。另外,還要加強對高職院校管理信息的公開,有關學校重大的決策部署、人事調動、制度安排等事項都必須按照相關程序及時面向公眾公開。通過把握政府“放管服”的相關體制機制,完善職業院校內部管理機制,切實搞好內部治理建設,從而不斷加強職業院校的治理能力和水平,引領職業院校內涵發展,邁入“雙高”行列。

  (二)對接產業方向,構建專業動態設置機制

  教育主管部門要完善職業院校專業設置的體制和機制。職業院校可以根據自身的辦學特色,自主設置符合國家規定的職業院校專業目錄要求的專業,向省級有關教育部門申報即可,當然國家重點調控的專業除外。鼓勵職業院校根據市場發展和產業轉型升級需要,在經過有關專家反復認證后,根據相關專業要求,設置市場發展中產業急需的新興專業,培養市場緊缺的人才。建立專業咨詢服務,對相關稀缺專業或者就業難的專業要進行市場調查和研究,要與上一級就業主管部分、以及社會招聘市場之間取得聯系,了解人才市場需求變化,從而科學地設置專業。此外,相關政府部門在放寬權利的同時,還要加強監控,對職業院校設置的專業進行抽查,對一些設置不合理的專業,要通報學院,并限期整改和停設,以期達到符合經濟社會發展對人才培養的需求目標,使職業教育真正服務于市場經濟和社會產業的發展,以及服務于企業和用人單位的直接需要。

  (三)改善職業院校用人體制,為“雙高”建設做好人才保障

  在“放管服”改革背景下,政府對職業院校用人環節進一步放權,不干預招聘工作,進一步簡化流程,提高招聘效率。各職業院校可以根據學校自身發展的需要、專業團隊建設等,面向社會自主招聘引進優秀人才。落實國務院印發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即“職教20條”)要求,從2019年起,在專業教師的招聘中按照相關要求,要有3年及以上的企業工作經驗,對具有高級工以上職業資格的特殊高技能型人才,可以適當放寬學歷要求。職業院校內部可以根據辦學需要,按照教育部門人員規定的管理方案,依法設置管理崗位,面向社會公開招聘,在崗位安排和招聘上要向教育部門報備,制定崗位設置方案。

  通過改善用人環境,完善人才管理制度,加強對引進人才的管理,做到人盡其用。符合在職員工總量方案要求的盡快簽訂聘用合同,超出總量計劃的,高職院校可以根據發展需要,自主招聘,及時簽訂勞務合同,加強管理,維護雙方的利益。職業院校也可以按照國家相關政策,安排在校教師到校企合作單位現場鍛煉學習,并鼓勵在職教職員工自主創業。通過改善職業院校用人的體制機制,為優質職業院校建設做好人才保障。

  (四)改革職業院校教師職稱評審機制,促進教師職業發展

  放權給職業院校進行在職教師的職稱評審。職業院校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制定相應的教師職稱考核方案和評審要求,并報當地教育部門、人力資源主管部門和高職院校上級主管部門備案。再由職業院校自行組織開展評審工作,按照考核方案和評審要求公開、公正地評價,對于一些不具備考評要求的職業院校可以聯合考評。相關部門要加強對職業院校職稱評審工作的監督,不定時地進行抽查,對審批不嚴格、審批流程不規范的院校予以警告,限期整改,對于一些違法違紀人員交由法律部門嚴肅處理。

  優化優秀教師職稱的評選方法,不以文章發表篇數為考核的首要條件,更加注重對教師職業素養的考核,加強對教學業績的考核。根據不同專業、不同職級的教師,按照不同領域教學成果要求劃分,制定考核標準,根據考核標準進行專家評審,以教師的研究成果和對教學的貢獻作為考核內容,從而加強教師之間的良性競爭,為教師的專業發展起到更好的促進作用。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eknyiz.tw/jiaoyujishu/49901.html

上一篇:高職院校制度環境對專業帶頭人成就動機影響研究
下一篇:大學英語教學中的課程思政元素探究

篮球经理2018中文版
厦门股票配资 丁紫 股票配资软件 360配资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举例 第一最好不炒股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天牛宝股票配资可信 手机股票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啊 金慧配资 场外配资安全么